配资公司存活率刘柯:无惩“裸退”就是纵容造假

  • 时间:
  • 浏览:17

  身陷漩涡之中的长生生物可能会被 “突然死亡”,证监会于近日紧急表态,明确上市配资公司存活率公司涉及国家公众健康安全等领域重大违法行为的,证券交易所应当严格依法作出暂停、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有人认为,证监会的这一制度修改,就是为长生生物量身定制的。

  但是,这个看似严厉的退市新规依旧没有涉及这种恶性 “黑天鹅”退市附带的惩罚及赔偿措施。那么, “长生们”是不是应该一退了之呢?

  对于A股的投资者来说,类似长生这样出现 “涉及国家公众健康安全等领域重大违法行为”的“黑天鹅”而退市的情况,无疑是当头一记闷棍,非常凄惨,因为他们在购买公司股票的时候,根本无法预料到这些内幕。而且像长生这样的公司也不算是垃圾股,甚至有富国等十多家公墓基金大量持有,曾经是典型的成长优质股。因此,遭遇这种恶性 “黑天鹅”退市,正常买入的投资者肯定是需要补偿的,它不是因为去赌了垃圾股投机需要风险自担。严格守规守矩的正常交易,合理权益理应得到保护。在美国股市,投资者如果遭遇这种情况,只要发现丝毫可疑的迹象,都可以怀疑任意市场行为者有 “内幕交易” “操纵股价”等问题并进行指控,然后迫使涉嫌的公司出示可能证明这些指控、或表明全新责任推断的文件,被告公司迎来的将是漫长和(港股00001)昂贵的诉讼。

  此外,从清理市场环境惩戒不良公司的角度看,如果仅仅让长生轻松退市,完全就是纵容,是一种变相的鼓励。试问,长生当年借壳上市前前后后融资的60多亿资金该不该归还?企业弄虚作假该不该处罚?亦或又是只罚款60万?这样性质恶劣的公司,完全应该让实控人“吃鱼吐刺”,不仅要追究刑事责任,还要承担民事赔偿,罚得倾家荡产。此外,借壳上市时是如何审核把关的?保荐机构、中介机构该承担怎样的责任?日常的监管在哪里?这些都是我们要严肃对待的问题,不解决这些问题,你让它退市又如何?圈的几十亿一分钱不用退,股权配资公司存活率增值、抵押的钱一分钱不少,实控人家族依旧家大业大,造假成本如此之低,有什么惩戒作用?

  因此,对于社会影响巨大、性质恶劣的造假公司,应该多管齐下严惩不贷,要形成一个没人敢于触碰的高压线,不是简单的退市、高管市场禁入、罚款60万可以解决的。我们相关的法制法规完善的速度应该更快,应该更灵活,CDR这样的制度修改几个月可以完成,恶性造假等处罚一直是60万不变,甚至连通货膨胀货币配资公司存活率贬值的因素都没有考虑,完全是搞笑。而对于监管,不能也是一两个职能部门的事情,而应该是由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投资机构、个人投资者、媒体等市场力量合力完成,市场反向的监督更容易找到问题。

  只有严刑峻法让违法违规成本高企,才能让敢触红线者生畏。监管配资公司存活率层可以去向市场各方了解一下,退市也好,市场禁入也好,60万罚款也好,能不能威慑上市公司弄虚作假?能不能遏制上市公司违规犯罪?隔靴搔痒高举轻放能有多大的实际作用?